天涯明月刀嘲天宫|天涯明月刀手游多久出
城市切換【
         會員登錄     (注冊)
星都校園文化網 > 校園名人>作家
畢飛宇:文學不是這么粗暴的
 分享  收藏2018/6/21 15:44:13

    畢飛宇  男,1964年1月生,江蘇興化人。著名作家、南京大學教授、江蘇省作家協會副主席。著有《青衣》、《推拿》、《玉米》等。


    從2012年開始,畢飛宇在南京大學開設《小說課》,幾年來,《小說課》已經走出課堂,登上了文學刊物和大眾媒體,看起來,畢飛宇似乎在向更加廣泛的讀者授課。


    最近,畢飛宇的母校揚州大學又建立了“畢飛宇研究中心”,中國當代作家中,有此殊榮的并不多,只有莫言、余華、賈平凹等少數幾個。不過,對于這個研究中心,畢飛宇更希望它在更廣闊的當代文學中,開創一點兒新的局面。


    不是主題大作品就好


    寫作30多年,得過魯迅文學獎、也得過茅盾文學獎,畢飛宇可以說是當代作家中重要的代表人物,而且,他不僅是一個文學創作者,也是一個研究者,數年來,他在南京大學的講座,其影響早已輻射到校園之外。到今天,畢飛宇自己也成為研究者研究的對象,但他覺得,雖然“畢飛宇研究中心”冠著他的名字,但他更希望研究的對象是整個當代文學。


    “當代文學研究大概分為幾塊,其中高校是一大塊,更學院一點兒,作協也是一大塊,相比起來,現場感更強一點兒。不過,這次成立研究中心,希望能將兩者長處結合起來。”畢飛宇說。同時,他更希望新的研究能有新的氣象,他說:“中國的當代文學研究,一開始是承襲俄國的研究方式,在宏大概念和歷史切入的方面比較擅長,但在深入文本和小說美學的方面比較薄弱。也就是說,關注作品的外圍越來越多,而對作品內部的關注比較少,似乎給人一種誤解,題材越宏大,作品就越好,但其實并非如此,寫小鎮的就比寫鄉村的好,寫國家的就比寫一個城市的好,寫世界的就比寫一個國家的好,文學不是這么粗暴的。”


    一堂小說審美的課程


    深入文本,關注細節,幾年來畢飛宇在他的《小說課》中,秉持的是同樣的觀念,他講《促織》,講《布萊克·沃滋沃斯》,也講《故鄉》,他更善于深入到故事的細節中去,發現常人難以發現的東西。畢飛宇說:“其實這也是我一貫寫作的主張,更加注重文學的語言、結構、人物塑造、人物關系的處理等。而且,我也喜歡寫小題材,就小說而言,《三國演義》講的是一個波瀾壯闊的大時代,而《紅樓夢》只是講一個家庭里小兒女們的是是非非,但這不影響《紅樓夢》比《三國演義》偉大的事實。”


    畢飛宇愛聊小說,他說:“如果不講課,我還是喜歡跟人聊,但我就變成了一個話癆,現在話癆變成了職業,多好!”不過,畢飛宇講課,并不和別的老師相同,他說:“我講每一部小說,不是從讀者的角度去講,而是從作者的角度去講,去揣摩作者為什么這么寫,為什么這么寫就更好?從教學的角度而言,比如文學史、文藝美學等這些學生必須要學的專業課程,很多老師都教的比我好。我的課無法代替這些基本的課程,但可以做個補充,一個對提升文學審美能力的補充。”


    每一點進步都不容易


    講課多年,畢飛宇的課程很多都發表在公開的刊物上,廣為人知,附帶的效果就是,他總是被人問道“寫作究竟可不可以教”?


    畢飛宇認為:“如果想成為曹雪芹,自然不可能教出來,但如果是想通過幾年的訓練,提升一下自己的寫作水平,當然可以教。寫作并不像常人認為的,要靠天分,要靠自己多寫。我們有時候太過看重天分這些東西了,但事實上,寫作本身還有很多基本的元素,是需要學習和練習的,從作品的思想性,到寫作的技巧,如人物的塑造、情感的處理、語言的雕琢等。確實有很多作家學歷并不高,但這不代表他們不學習。就如余華,他沒上過大學,但他非常愛看書,他讀的書特別多,和他聊天,古今中外各種流派的作品,他都很了解。盡管他自己經常說小說誰都可以寫,但實際上,沒有大量的閱讀和學習,怎能獲得他現在的成就,所以我經常跟他說,不要說‘小說誰都能寫’。寫一個故事確實容易,但想要把小說寫好,卻絕非易事。”


精彩分享

分享按鈕 天涯明月刀嘲天宫